? 第484章 我的儿子叫凤凌天!-神控天下 bte365合法吗_bte365怎么打不开网页_Bte365怎样找回帐户

神控天下

第484章 我的儿子叫凤凌天!

第484章 我的儿子叫凤凌天!2017-11-14 10:59:27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484章我的儿子叫凤凌天!

????老者掠出去的速度很快,就像在寂夜中的闪电一般窜飞了出去。【**文字】

????与此同时,在蛊祭城同样有数十道人影同时飞了起来。

????顿时间,数十道人影将来人给包围住了。

????所有的气势锁封住了一方天地,任何一只苍蝇都难以飞出飞入了。 神控天下484

????“什么人敢擅闯我蛊祭城!”老者已经出现在了来人的身前冷冷喝道。

????他们蛊祭城在紫天宗和拜月宗的交界地,是属于独自管理的城池,不是任何宗门的附属城。

????他们也和两宗达成了协助,谁都不得来干扰他们,要不然就算是他们两宗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????“爷爷,是我啊!”凌笑对着老者惊呼道。

????老者愣了一下,然后半眯着的老目张大了开来,带着微微呆滞的眼神道“是……是你这小子回来了!”。

????凌笑憨笑了一下,接着对着周围那数十人皆是微微拱了拱手。

????那些人都见过凌笑,虽有一年多没见,但是他们自己的驸马爷那敢不记得他的样子。

????“参见驸马爷!”那数十人皆对着凌笑微微躬身齐声问候道。

????“驸马爷?”在厅内的女子听到了这声音,整个人如遭电击,身子不停地轻颤了起来,美眸闪动着欣喜之『色』。

????她以毕生最快的速度掠出了屋子,朝着天空之上飞升而起。

????当她看清了来人的面容,那张无时无刻不莹绕在她心头的英伟面孔与之重叠,他似乎变得更加成稳,更加帅气了,那笑容还是那么地让她觉得心暖,让她觉得安心。

????凌笑侧脸看着祭司女,脸上化出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,傻傻地说道“韵儿,我回来了,好看的小说:!”。

????他的话刚说完,一袭淡香的味道扑鼻而来了,一道娇柔的身子钻入了他的怀中,让他觉得是多么地温馨舒畅高兴。

????他觉得自己就像离开多年的男人,重新回到了自己那相濡以沫的媳『妇』身边,回头看去她还依旧深爱思念着他。

????一想到她夜里独守空房的寂寞,他心里就觉得亏欠她很多很多。

????他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人,眼目都湿润了起来,要不是他忍耐力惊人,只怕都要流出来了。

????大祭司满意地看着相拥的一对壁人,轻点了点头,对着周围数十人,挥了挥手,自个率先飞掠了下去。

????在离去之时,他还是很隐晦地看了一眼离凌笑不远的残豹。

????残豹似乎也一直在打量着他,目光中充满了几丝复杂之『色』。 神控天下484

????残豹移开了目光,也随着其他人降落了下去。

????空中只剩下一对壁人在相互依偎,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,仿佛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,他们皆能感受到对方那真诚的爱意和思念。

????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住了。

????这一瞬间已经成为了永恒!

????男人尽情地吸允着女人身上的『迷』人香味,而女人则是拼命地呼吸着男人独有的男人味。

????良久,仿佛只是一秒钟,又仿佛是过了几个纪元。

????“韵儿!”凌笑紧抱着怀中玉人,打破平静轻唤道。

????“笑,我在”玉人轻轻地回答道。

????“韵儿!”。

????“笑,我在”。

????“韵儿!”。

????“笑,我在”。

????“我就是想叫叫”。

????“嗯,我知道”。

????……

????“笑!”。

????“韵儿,我在”

????“笑!”。

????“韵儿,我在”

????“笑!”。

????“韵儿,我在”

????“我就是想叫叫”。 神控天下484

????“嗯,我知道”。

????就在这时,“哇呀呀”一道婴儿哭啼之声从底下的屋子传来了出来,划破了寂静的长空。

????凌笑心神一跳,这声音似乎对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感觉。

????是一种亲切异常的感觉,是一种让他觉得无比舒心激动的情绪。

????凌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,当即轻推开了祭司女淡淡问道“哪来的小屁孩的声音,真是扫兴,走我们先下去吧”。

????谁知,祭司女轻拍了一下凌笑的胸膛,脸上抹现了醉红之『色』道“他……他是我们的孩子”。

????“什么孩子”凌笑不以为然地应了一声,接着似乎明白了过来,虎目『露』出了激动之『色』,一下子抱住祭司女的双肩道“韵儿……你……你说什么,你再给我说一遍!”。

????祭司女迎上了凌笑的目光带着幸福的笑容道“他是我们的儿子,叫凤凌天!”。

????“他是我们的儿子,叫凤凌天!……他是我们的儿子,叫凤凌天!”凌笑喃喃地说道,俊脸之上浮现难以掩盖的激动开心之『色』。

????随后,凌笑仰天大吼叫道“我的儿子叫凤凌天!哈哈,我当老爹了……我当老爹了!”。

????望着一脸激动的凌笑,祭司女心里是更加地满足和幸福,美眸之中都不禁泛起了水雾。

????她还怕凌笑不喜欢孩子呢,如今才知道自己是担心过头了。

????凌笑收敛了情绪,抓着祭司女的手瞬间朝着院子下面落了下去,随后一头便扎进了屋子里去。

????凌笑带着沉重地步伐走向着那还在“哇哇”哭泣的婴儿走去。

????凌笑来到床前,将他抱了起来,虎目中充满了异样的情绪。

????“小家伙长得真像他娘那么美,又带有老子的王霸的气慨,以后肯定不会比老子差”凌笑看着自己的儿子相当臭屁地说道。

????那婴儿瞪大着眼睛看着凌笑,停止了哭泣,似乎也感受到他老子吹捧的话语,居然张开笑脸惊笑了出来。

????“啧啧,连这笑容都这么像老子,以后可别抢了老子的风头,要不然打烂你的屁股”凌笑『露』出溺爱的眼神说道,其他书友正在看:。

????祭司女过去将婴儿接了过来,嗔瞪了一眼凌笑道“你要敢打他,我跟你没完”。

????凌笑只能举手投降道“是,夫人有命,夫君胆敢不从”。

????他在心里嘀咕“这小子现在就抢走了他娘对老子的爱,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才好啊!”。

????一家三口在屋子内,时不时传出欢声笑语,显得是那么地异常温馨幸福。

????在不远外的大祭司轻抚着白胡子,看着那院子喃喃道“开心就好,开心就好了!”。

????凌笑回来的第一天都窝在屋子里陪着祭司女和儿子在不停地玩逗。

????祭司女这一天的笑容几乎是一年的总和。

????她看着丈夫和儿子,就觉得十分地满足幸福,她真希望这一辈子都能这么简简单单地过下去,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????忽然,她想到了自己还有几个月的寿命而已了,一股悲伤之意袭上了心头。

????不过,看到凌笑逗着儿子这么开心,她是强忍着自己难过欢笑了起来。

????“半年都能天天这样下去也够了,我该满足了”祭司女在心中认命地想道。

????直至儿子睡了过去,凌笑才抱着祭司女愧疚道“韵儿,对不起!”。

????祭司女知道凌笑说的什么,她心里早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,所以她也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,只是将头埋在了凌笑的胸膛之上淡淡道“爷爷为了我寻找多年都找不到,你要找也是大海捞针,我跟本没想过你能找到,我并不怪你,我只想你能多陪陪我和儿子好吗?”。

????凌笑轻吸了一口气道“我会一直陪着你和儿子的,明天我就替你炼制精延元丹,你一定可以等到儿子叫‘娘亲’为止”。

????他心里觉得愧疚不已,连孩子他娘都保不住,做为男人真是他娘的憋屈。

????自己堂堂五品炼『药』师,也只能给她延长一年的寿元,想着就觉得气愤。

????“你也不用自责,这一切都是我的命,你已经替我做得够多了,能听到儿子叫我‘娘亲’,我已经很满足了”祭司女淡笑应道。

????凌笑紧抱着祭司女,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。

????蓦然,祭司女抬起了头,娇脸对着凌笑的厚唇就印了上去。

????凌笑感受到那温润的玉唇,立马热切地回应了起来。

????两舌相战在了一起,香『液』不停地交流互换,二人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????男人将女人抱到了隔壁的房间去,随手布下了隔音禁制。

????二人一起滚到了大床之上。

????男人不停地『摸』索着女人身上细腻娇嫩的肌肤,不停地『揉』捏着那鼓涨的软肉,嘴里大力地吸允着那食之不寐的津『液』。

????女人不停地撕扯着男人身上的衣物,如蛇一般的身子不停地朝着男人怀中蹭进去,仿佛想将自己的身体和男人合二为一。

????她感受到男人粗犷的动作,身子如遭电击,酥酥麻麻地感觉让她忍不住轻『吟』了起来。

????那梦呓一般的声音几乎是催情的毒『药』。

????男人居然忍不住要爆发了。

????女人也到了滥情的临界点。

????二人的衣服在同一时间化成了一片片碎布,在房子里飘扬。

????二人肌肤相对,一个肌肉健朗如铁,黄金比例的身段,看起来是那么地雄壮完美;一个肌肤细腻纤柔,完美的玲珑曲线,傲人的圣女峰,宛若魔鬼一般的身材,无一不展示着最原始的诱『惑』。

????随着,急促的声音越来越急,那轻『吟』之声也传来传高吭。

????男人居然提着金黄枪上阵了!

????一枪命中神秘的龙『穴』。

????啊!

????一道嘶叫之声拉开了“战斗”的序幕。

????这一战惊天动地,仿佛不知天地日夜在更叠,二人唯有乐此不疲,竭尽所能地压榨索取。

????直至,一道婴儿不满地的声音冲破了隔音禁制,才让他们非常不舍地结束了还没满足的“战斗”。

????男人穿上了衣服凶凶地说道“这小子敢坏老子的好事,真是找抽!”。

????女人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道“你敢,老娘以后不准你再上床了”。

????男人的脸瞬间跨了下来,赶紧堆起讨好的笑容道“开玩笑,开玩笑的”。

????看无广告,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,**-**文字首发,您的最佳选择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